“天堂”招生

推荐人:褦襶子 来源: 原创再发 时间: 2015-02-26 17:32 阅读: 次
  招生会议在天堂中学会议室里严肃地进行着。招生办主任袁敬轩对去年的招生工作进行了回顾。在目示得到在场的一把手校长贾政经的认同下,再次对去年全体招生人员积极工作表示感谢。并反复强调,感谢在座的各位几年来给他袁某人面子。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招生工作。

  贾校长,听到这闭上眼睛。可是袁主任没有注意到这位平日被他称作“老大”的顶头上司的表情。仍然口若悬河地讲着。坐在袁主任旁边的侯征老师,与这位袁主任过从较密,在桌子底下踢了这位年逾半百的老大哥一下,袁主任很快体会了失言。于是一边望着闭着眼睛的“老大”一边对大家说:“下面请贾校长对2006年招生工作做战略部署。”并带头鼓起掌来。

  贾校长调整了一下表情,开始了纲领性发言。

  今年,招生大战开始。大家要发扬以往敢打硬仗的作风。用一句通俗的话说,就是不择手段。去年我曾经在下去检查时,目睹了咱们招生工作的老师们艰苦的工作。在被家长辱骂后,仍跟着人家做工作。直到家长接受了招生简章。你们今年下去,肯定还会遇到常人难以忍受的待遇。简章不能发下去就算完成任务,我那有许多朋友送来的简章,年年都被我当作废纸卖了。我都不允许任何招生的进咱们的校园,见咱们的学生。你们也会遇到许多闭门羹。大家一定要把简章发到学生与家长手里。用什么方法我不管,出了事你们自己负责任,我只要结果,就是把学生给我弄到学校来。这关系着大家的饭碗,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该如何做。

  见大家没有任何反应。贾校长略一沉思又说。

  去年答应给大家的报酬,没有兑现。可是大家不要把眼睛放在钱上,今年我也不能答应大家什么条件。只能说如果条件好了,学校不会亏待大家。你们是在为自己做事,是在保护自己的饭碗。没有了学生,你们就没有饭吃。所以希望大家不要把目光盯在眼前的利益上。

  在座的还是一个出声的没有。几位善于领会领导意图的老师,不痛不痒问了几个问题。贾校长尴尬地回答了几句后说:“下面请袁主任按着学校确定的方针,进行具体安排。希望大家配合。”说到这,这位自视甚高的校长又狗尾续雕地补充叮嘱了一句:“去年有的老师,只给每个学生家长打了一次电话就不打了,今年再这样干不行……”

  袁主任明白,大家都有情绪。这位校长大人当年临危受命,利用他广泛的社会关系,挽救了这所要解体的学校。学校有了新校舍,学生也开始增多了。同仁们出于世俗的原因,对这位校长大人的超常恭维,使校长大人“利令智昏”,一改刚来时的民主作风,开始了独裁。且事必躬亲,甚至直接插手班主任工作。被他找到校长室谈话的学生络绎不绝。从表面上看,这位校长大人有研究生文凭,可那是近年来流行的注水文凭,花钱买来的。其实这位校长大人充其量是个政棍。他本是中等体育专业出身,工作后体育教育也没有从事多久就从事行政工作了。做了二十多年的后勤副校长。对于后勤工作,是轻车熟路。他也是凭着这个背景给这座濒临倒闭的天堂中学改换了面貌。但是他肚里的墨水不多,拿着他那陈旧的教育观念来管理今天的教育活动。不但老师,就是学生都开始渐渐不买他的帐了。校长大人的最终处理办法就是开除。袁主任主持招生工作,深知时下招生工作之艰难。对这位校长大人半年之内开除了五六十名学生也是非常不满。可是校长大人是得罪不得的。想到这,袁主任接过离开的贾校长的话头,开始安排工作。

  袁主任说,今年招生政策略有变化。去年小学升入初中的择校学生给小学班主任回扣五百元,高中所有学生都给初中班主任回扣三百元的政策照旧。小学升初中的非择校生给小学班主任回扣五十元的政策取消。参加本校初中招生考试,给小学班主任每生十元的回扣也取消。因为今年市里政策有变化,从现象判断,可能要玩真的了。不过多年来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在中国坐等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但是不当回事也不行,咱们不怕。可领导的头皮薄,受不了。因此今年咱们要速战速决。先通过各种关系,打入各校内部,把招生简章发给学生。如果实在进不去,就要晚上到招生学校外面候着,等学生下晚自习,趁黑把简章发给学生或来接学生的家长。要想方设法把被招生学校的毕业生名单与电话号码弄到手,发扬不要脸的精神,穷追猛打。反复说服家长与学生。今年各位的招生任务一定要超过去年。说到这他朝贾校长走出去的门看了一眼说,大家知道咱们老大是如何对待不卖力气的人的。

  在座的几位参加了几年招生工作的老教师相视苦笑了一下。

  从会议室出来,侯征老师默默地往办公室走。招生工作开始之前,他凭借与袁主任的个人关系,提出今年不要再安排他参与招生。并对学校无代价利用老师们的社会关系招生提出异议。因为按时下的价值观念,屡次无代价的利用教师个人关系,使招生的教师很难做。这些个人关系已经受到不利影响。

  可是侯征从其他渠道得知,这位袁主任与校长大人商定的政策就是对教师的个人关系能利用多长时间,就利用多长时间。因为袁主任明白,校长的任期只有四五年,等到老师们发现被利用,或者不甘心被利用时,已经对校长的个人前途构不成威胁了。但这些在袁主任个人是有前提条件的,就是他的利益不能受侵害。校方秘密地给袁主任补助了电话费,并给了袁主任一定的特权。允许他在招生期间自行安排宴请与招生工作有关系的方面。贾校长与袁主任的社会关系都会从校方得到回礼。至于普通老师,甚至连他这个与袁主任过从甚密的都在被利用之列。

  前两年,同仁们面临失业危险。加之贾校长新来,尚没有时下这么霸道。为己、为公大家颇为卖力。袁主任在下去招生时,得知滨江中学的副校长与侯征相识,便也把他侯征纳入招生队伍。

  侯征到滨江中学一看,是当年初恋的同学,曾经的经颜知己吴梅。可是如今是名花有主。彼此的孩子都上中学了,但是碍于同学的情份,这位当年的“红颜知己”还是给了侯征面子。可是后来在给滨江中学的毕业班班主任回扣时,校方并未理这位搭桥的副校长。事后,她打来电话对天堂中学的招生工作略有微词。言外之意,怀疑侯征私吞了招生回扣,在利用她。她还在电话里提到市内的另一家中学的一位教务处主任,如何不给招生人员的面子。侯征一打听,原来那位教务处主任是袁主任的关系,在招生中得到了天堂中学的公款回礼。侯征明白,在同学面前自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