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晚餐

推荐人: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5-03-27 13:33 阅读: 次
最后的晚餐
这一年五一劳动节过去大约十几天之后,竟然有一个陌生女孩找上了三角圩中学韦仁富老师单人宿舍的门。

  同事们都以为韦仁富交上桃花运了,算是要最终解决他非硬本子定量户口不娶的找对象难题了。

  但韦仁富心里明白,这个送上门来的陌生女孩,依然不会是他的菜。他不是一等男人,享受不到送上门的艳福。与他从来没有谋面过的女孩,不会是主动前来要求嫁给他的。

  尽管韦仁富也免不了惶惑与忐忑,但他在礼貌地把这个陌生女孩让进他的单人宿舍的时候,却并没有显得惊慌失措:

  “我就是韦仁富,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叫周雅雅,与刘巧英是最要好的姐妹。”

  陌生女孩自报家门,同时大方地向韦仁富主动伸出了自己的一只玉手。

  “哦,刘巧英多次说到过你。稀客,稀客。”

  韦仁富象征性的碰了一下周雅雅伸过来的手,就连忙给她让座。

  “刘巧英呢?怎么就你一个人过来了?”

  “你还关心刘巧英啊,你说刘巧英为什么没有与我一起来呢?”

  周雅雅的话不像她的手那么柔软,韦仁富有些尴尬。

  “刘巧凤放弃高考做教师后,刘巧英就没有到学校找过我。”

  “不包括你去保卫小学任教那一年吧?——你们关系有多亲密我都清楚,你不要把我当外人糊弄嘛。”

  周雅雅老实不客气地戳穿了韦仁富的搪塞,没有给韦仁富留半点面子。

  韦仁富一时语塞,接不上周雅雅的话。

  “你与刘巧英感情那么深,都让我这个做她闺蜜的人羡慕嫉妒恨了。”

  周雅雅不想继续咄咄逼人,主动降低了调门。

  “你也不用紧张,刘巧英与你交好,她的两个妹妹也未必知道多少实情,只有我见证着你们的爱情故事。这个世界上,刘巧英只有对我才差不多无话不说。”

  “看来你是刘巧英的真心朋友,我也应该像刘巧英一样信任你了。”

  韦仁富这才解除了思想武装。

  “这就对了嘛,你也应该把我当作朋友的。”

  周雅雅不失时机地鼓励起了韦仁富。

  “那么,你也应该告诉我了,刘巧英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她让你来找我的?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韦仁富亟不可待,连续向周雅雅提了三个问题。

  “又来了是不是?刘巧英哪里会又怎么敢让我来找你啊,是我自己要来找你韦大老师的哦。”

  周雅雅听不惯韦仁富的连珠炮,话语里也又带些刺了。

  “告诉你吧,刘巧英都病了十多天了,你竟然连边儿都不拢,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

  “刘巧英这次病倒了,固然与嫁出她妹妹刘巧凤有关,但最主要的病因还是为你韦仁富老师。这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周雅雅为刘巧英打抱不平,分明有些气呼呼的了。

  “我不知道刘巧英病倒了啊,谁也没有告诉我嘛。”

  韦仁富自然也是免不了要内疚的。

  “刘巧英以前生病或者碰上什么难事也都没有主动告诉过你吧?她是一个习惯于有事自己扛的女人,你应该主动去关心她的。”

  周雅雅见韦仁富也不好受,也不再气冲冲的了。

  “算了,不说了,你应该比我还在乎她。我今天找上门来,就是告诉你,刘巧英病倒了,现在就在我家,你是不是现在就跟着我去我家看看刘巧英?”

  韦仁富似乎有所顾忌,犹豫着。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乎别人会知道你去看刘巧英啊,是刘巧英的身体重要,还是你的面子重要?再说,现在也已经快黄昏了,不会有多少人注意你的行踪了,你不妨就当夜晚看嘛。”

  周雅雅心里明白韦仁富顾忌什么,索性挑明了说出来,顺势推了韦仁富一把。

  “好吧,我这就跟你走吧。”

  到了这个时候,韦仁富当然就只有答应周雅雅的份儿了。

  看到韦仁富要去推他的那辆极品自行车,周雅雅连忙制止:

  “算了,不要骑着这种老掉牙的破车招摇过市丢人现眼了,你骑着它跟着我,你不怕出洋相我还嫌丢人呢。路不远,你就坐我的自行车后边吧。回头说不定刘巧英还能送你呢。”

  韦仁富拗不过周雅雅,只得空着手跟着周雅雅出了他的单人宿舍门。

  周雅雅用她的崭新的女式凤凰牌自行车驮着韦仁富出了三角圩中学的校门,直接骑到了赵家舍那条南北走向的街道上,韦仁富被南来北往的行人以异样的目光盯得颇不自在,却始终一言不发。

  韦仁富这是平生第一次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让女人驮着走,心里本来就免不了有些慌乱,感觉前俯不得,后仰不得,上半身挺直得很是僵硬,害得周雅雅也不好把握车龙头,以至于弄得自行车在小街上晃晃悠悠,扭扭歪歪的。

  周雅雅驮着韦仁富从小街往东拐弯的时候,差一点就要连人带车摔倒到路面上。

  幸好周雅雅反应快又身手敏捷,一个翻身就下了车,还稳稳地扶住了依然驮着韦仁富的自行车。

  “你也下来吧,韦大老师!”

  周雅雅有些气恼了。

  “你还真老实啊,让你坐你就坐,都要跌倒了你还坐得住。”

  “你还真是个要人服侍的命,也只有刘巧英能够服侍你了。你也不怕人家说你吃软饭啊,一个大老爷们让一个女人驮着满大街溜达,早该下车换我骑了吧?”

  “我不知道你家在哪里啊,我又认不得路。”

  韦仁富当然也不情愿让周雅雅驮着,被周雅雅呛得满肚子委屈,不得不都囊开了。

  “你还不知道我家就在刘巧英家隔壁村吗?去我家与去刘巧英家要走同一条大路,你每次去刘巧英家都要从我家门前河对岸的那条大路上经过呢。”

赞助推荐